名車業務拐人妻早晚「姐姐好」 誘貴婦拋千萬年薪夫話術大公開

名車業務拐人妻早晚「姐姐好」 誘貴婦拋千萬年薪夫話術大公開

市场产值达404亿 陆网文IP新商机

黃姓業務與花花2024年1月與到摩鐵獨處80分鐘,花花事後稱2人只是在房間內「吃便當」,她的婚姻則因而破裂。(圖/讀者提供)

漫漫婚途:霍少的心尖宝贝

臺北市某汽車公司爲德國豪華汽車在臺灣地區總代理,是許多高端客戶買車首選,其黃姓業務卻遭指控介入客戶家庭婚姻,導致貴婦花花(化名)爲了他與自己千萬年薪的丈夫鬧離婚,整個家庭分崩離析、對簿公堂,該公司的濱江展示中心更成爲「業務獵豔場」。

那指连五月上涨 后市可期

知情人士阿國(化名)透露,黃姓業務得知花花家底豐厚後,便開始找各種名義朝她靠近,一開始還會佯稱要送踏墊隔熱紙,後來乾脆直接把車子開到花花社區門口,2人在黃姓業務的車上一聊就是一小時,幾乎每週都在花花住家附近出現。

當時花花丈夫人在異國工作,又因疫情而無法時常返家,黃姓業務則是每天噓寒問暖,以「早安、晚安、姐姐好」甜蜜問候填補花花的寂寞,花花最終淪陷在黃姓業務的甜言蜜語下,並決定要離開每個月只能匯十幾二十萬元回家的丈夫。

在2021年9月,花花開始吵着要離婚,甚至帶着孩子搬到同社區的另一戶居住,花花丈夫多次勸說無果,幾番詢問下,也只得到「沒有感情了」、「遠距離婚姻沒辦法維持」等答案,花花丈夫無奈之下只好辭掉高薪工作回臺搶救婚姻,黃姓業務的行徑卻越發囂張。

「他們發現社區外面不能來了,乾脆整個城市到處跑。」阿國提到,花花丈夫在2022年初返國,花花離婚的態度卻始終堅定,且一直與黃姓業務保持聯絡,2人從原本的下班聊天改成上班出遊,兩人的足跡踏遍雙北地區,花花甚至還曾到黃男家「小坐」,甚至卡在花花接送大女兒上下學的空檔都要見上一面,堪稱時間管理大師最佳典範。

而隨着黃姓業務與花花的來往逐漸密切,花花家人終於發現他的存在,花花的夫家人更難以接受,無法相信送車好意最終導致家庭分崩離析,而花花家人在2023年10月向該公司提出抗議,黃姓業務的反應則再次點燃他們的怒火。

影/北京冬奥》选手村因一原因变水濂洞 芬兰选手发文喊救命

黃姓業務曾承諾如再與花花聯絡,就請公司將他開除,之後又再被發現2人持續出遊,讓花花家人難以接受。(圖/讀者提供)

根據黃姓業務與花花家人的錄音檔,他否認與花花來往過密,稱彼此只是正常的客戶關係,並保證與花花不會再有往來,並在花花家人的逼問下,承諾如兩人再有來往,就請公司將他開除,而正所謂「業務的嘴,騙人的鬼」,黃男的諾言轉眼就隨風飄散,2023年10月底再次被發現2人在咖啡館約會。

2024年1月31日,黃姓業務再次遭直擊與花花見面,兩人當日碰面後共乘一車並直駛宜蘭,最終竟開進了精品旅館,並在裡面度過了80分鐘,離開後還到附近的河濱公園吃小吃補充體力,在旅館內究竟發生何事則只有兩人知道。

追查病毒流程 抓出宝林案真凶

黃姓業務常利用上班時間約花花出遊,在大臺北地區多處留下他們的足跡,花花的心也因此離家庭越來越遠。(圖/讀者提供)

「她(花花)是說去吃便當啦,當大家都3歲嗎?」阿國憤怒表示,花花稱當時感覺遭人跟蹤,爲了要「反蒐證」纔會往宜蘭開,去摩鐵則是要確認自己是否真的遭到監視,並堅稱在房間內「清清白白、只有用餐」,而花花的丈夫則難以相信此說法,如今雙方爲了孩子的撫養權對簿公堂。

該汽車品牌代理商表示,此事涉及黃姓業務私人行爲及私德,公司不做迴應,是否予以懲處將交由濱江展示中心決定。濱江展示中心則表示,經過內部調查,黃姓業務與女客戶僅正常工作往來,進出汽車旅館是因該名女客戶想讓其丈夫誤會纔會提出此要求,而兩人僅在房內吃便當,並無逾矩行爲。

更多 CTWANT 報導

伪装小丑的王子

孙中山文化 十年传承与创新